扎波罗热核电站一旦发生事故,后果有多严重?

  
  当地时间8月29日,联合国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拉斐尔·马里亚诺·格罗西宣布,IAEA专家组已经启程前往乌克兰扎波罗热核电站。

  格罗西在社交平台上称,IAEA专家组预计将于本周内抵达。他指出,“我们应该确保欧洲最大核能设施的安全”。

  近期,扎波罗热核电站附近炮击持续,俄罗斯和乌克兰再次就炮击事件相互指责。持续的炮击引发多方对于可能发生的核灾难的担忧。联合国和多国一直在呼吁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组成员进驻扎波罗热核电站,确保核安全。

  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组访问已成行

  在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组启程前往扎波罗热核电站前,格罗西就强调“我们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自8月初以来,扎波罗热核电站区域已经多次遭到炮击,迄今还在继续。国际原子能机构8月28日在官网发布声明称,该核电站区域25日、26日与27日连续遭到炮击,损害程度未知,但炮弹击中了距离反应堆建筑约100米的两座特殊建筑,建筑内的设施包括水处理厂、设备维修车间等。

  这份声明称,虽然乌克兰已告知该机构,所有安全系统仍在运行,辐射水平没有增加,但最新的炮击事件再次强调了扎波罗热核电站可能发生核事故的风险。

  格罗西当时在声明中表示,正继续与各方协商,以期在未来几天向扎波罗热核电站派出专家组,确保该区域的核安全。届时,除了在现场进行紧急保障工作以外,专家组还将评估核电站设施的实际损坏情况,确定核安全和安保系统是否正常,以及评估工作人员的工作条件。

  发布声明后不久,访问扎波罗热核电站的专家组已经成行。格罗西8月29日在社交平台上宣布,机构的专家小组已经启程前往扎波罗热核电站,预计将于本周内抵达。

  《纽约时报》8月27日的报道透露,根据已掌握的信息,专家组共14人,由格罗西带队,其余13名成员主要来自中立国家的专家,专家组中没有英美代表。

  据央视新闻报道,扎波罗热州军民政府负责人巴利茨基8月28日在接受俄新社采访时表示,扎波罗热州当局已准备好接待国际原子能机构专家组并为其提供全面的安全保障,将保证专家组人员可以进入核电站及其附近区域,以评估真实情况。

  俄乌相互指责对方炮击核电站

  当地时间8月27日,俄罗斯和乌克兰再次就扎波罗热核电站发生的炮击事件相互指责,都称是对方发动了袭击。

  据法国24台(France24)报道,乌克兰国家核能公司“Energoatom”27日称,俄军在过去24小时再次炮击了扎波罗热核电站区域,目前正在确定损坏情况。

  当地时间2022年8月7日,乌克兰扎波罗热州埃涅尔戈达尔市,视频截图显示扎波罗热核电站遭炮击后多处设施遭到破坏。图/IC photo
  与此同时,俄罗斯国防部称,乌克兰军队在27日3次炮击核电站建筑,总共发射了17枚炮弹,其中4枚炮弹击中了一座储存着“168个美国西屋公司核燃料组件”的建筑屋顶,10枚炮弹在一个乏核燃料干式储存设施附近爆炸,另外3枚在一座储存新鲜核燃料的建筑物附近爆炸。不过,扎波罗热核电站目前辐射状况正常。

  此前,俄乌双方已就炮击事件互相指责。

  据新华社报道,乌克兰方面指认俄军“故意”袭击扎波罗热核电站设施,对乌方“核讹诈”。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要求所有俄军立即无条件撤离核电站及周边地区。

  而俄罗斯国防部发言人伊戈尔·科纳申科夫8月18日说,乌方计划在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访乌期间在扎波罗热核电站挑衅,借此指控俄方在这一地区制造人为灾难。他强调,俄方在核电站及周边地区均未部署重型武器,只有安保部队,正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确保核电站安全。

  俄乌双方还在相互指责之际,扎波罗热核电站遭遇炮击对乌克兰乃至欧洲的核安全担忧不断上升。

  “最坏的情况”或将类似福岛核事故

  虽然俄乌双方就谁应为炮击负责各执一词,但对扎波罗热核电站可能引发的后果却有类似的看法。

  当地时间8月29日,巴利茨基向卫星通讯社表示,如果扎波罗热核电站发生事故,其后果堪比切尔诺贝利和福岛的悲剧,对整个欧洲来说或将是一场真正的灾难。乌克兰外长库列巴近期也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称,如果该核电站因遭遇攻击发生爆炸,其危害将是切尔诺贝利事故的10倍。

  扎波罗热核电站靠近埃涅尔戈达尔市,是欧洲最大的核电站之一,现由俄军控制,但仍由乌克兰技术人员负责管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位于乌克兰首都基辅以北100余公里处。1986年4月26日,该核电站4号机组反应堆发生爆炸,造成迄今为止世界上最严重的核泄漏事故。

  但有核专家提出,扎波罗热核电站如果发生事故,最糟糕的结果可能不及切尔诺贝利事故,但也可能达到日本福岛核事故的级别。

  欧洲核学会主席莱昂·齐泽尔(LeonCizelj)告诉政客新闻网“politico”,扎波罗热核电站本身的安全级别非常高,炮击的风险有限,“最坏的情况”是发生类似日本福岛核事故的情况。

  福岛核事故发生在2011年,当时一场大地震引发了海啸,导致日本福岛核电站三个反应堆冷却所需的电力供应中断,并释放出大量放射性物质。与此类似,扎波罗热核电站附近的乌克兰人可能直面危险。扎波罗热核电站地区连日来遭到炮击,扎波罗热地区的州长奥列克桑·斯塔鲁克还告诉乌克兰电视台,在距离核电站两小时车程的扎波罗热市,人们正在被告知如何在辐射泄漏的情况下使用碘。

  欧洲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核政策项目联合主任詹姆斯·阿克顿持相同看法,认为炮击并不是真正的风险,需要关注的是核电站冷却系统的脆弱性。核电站设计有多个独立的安全系统,包括众多的电网连接和备用柴油发电机,但长期断电可能导致用于核电站的安全和冷却系统电力不足,使核电站处于熔毁的危险之中。

  齐泽尔和阿克顿都表示,在最坏的情况下,即冷却系统出现故障,导致反应堆熔毁,会给局部地区造成严重破坏,出现类似福岛核事故的情况。

  但无论是福岛核事故的级别,还是切尔诺贝利核事故的级别,扎波罗热核电站如果发生意外,后果都将是严重的。

  阿克顿说:“对当地人来说,这将是一场悲剧。”世界核协会的数据显示,乌克兰十分依赖核电,坐拥15座核反应堆,核电占乌克兰总电量的大约50%。扎波罗热核电站是乌克兰最大的核电站,其发电量占乌克兰核电总量的近50%。作为乌克兰重要的战略基础设施,如果扎波罗热核电站中断运行,乌克兰的电力供应将会受到很大影响。

  伦敦大学国王学院战争研究系博士生阿米莉·斯托泽尔告诉半岛电视台:“(一旦发生事故)扎波罗热核电站有可能释放辐射,鉴于扎波罗热核电站的位置特殊,它位于大陆的中部地区,其辐射有可能随着风吹向任何地方,波及欧洲大陆任何地方,会导致更多人因辐射中毒等不可预测的灾难性后果。”

  当地时间2022年8月23日,美国纽约,联合国安理会举行关于扎波罗热核电站局势的会议。图/IC photo
  面对扎波罗热核电站的紧张局势以及可能带来的严重后果,当地时间8月23日,联合国安理会举行了临时会议。联合国主管政治与建设和平事务的副秘书长迪卡洛对核电站周边炮击行动升级深表关切,敦促相关方立即停止一切军事活动,以保证核电站能够持续地安全运行。